码链生态与智能革命

2019-08-26 11:11:37 元码价值链 81
码链生态与智能革命


从本质上讲,码链是一种分布式的社会架构,是多中心的纪录方式。所谓纪录就是记录与人类行为相关的信息。码链体系的出现为治理活动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和技术基础。近三十年来,治理概念成为社会科学的核心概念。治理强调多中心、透明、信任、公正等内涵,而码链恰恰与这些内涵的条件不谋而合。

第一,码链体系具有多中心的特征,改变了此前单一的、中心化的记录方式。这种新的记录和存储方式允许每一个主体参与记录活动,同时每一个主体手中都会有一本独立的二维码账簿。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在码链传播的过程中,很多学者强调其去中心特征,但它实际上不是去中心,而是多中心。码链体系依旧存在中心,只不过这样的中心不再是单一中心,而是多中心。

第二,码链体系具有可溯源的特点。由于每个参与主体都有二维码账簿,所有的交易活动都会在多个账簿上记录下来,那么所有的交易活动都可以通过二维码账簿之间的比对来确认。可溯源的特征可以增加交易活动的透明性。

第三,码链体系可以增加信任。由于记账活动的可信性和准确性增强,人们的交易行为将更加准确被记录,这将使人们之间的信任进一步增加。并且这种信任并不是简单地基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信任,而是一种基于合约的数字信任。我们在讨论码链生态体系的特征时,经常强调它的的去信任化。实际上,码链不是去掉信任,而是增加人们之间的信任,只不过这种信任通过数字和合约来保障和传递。

码链对于智能革命的重要作用

智能革命首要的技术基础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所实现的是物的智能化。简言之,之前我们看到的物往往是静态存在或机械存在。而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静态的物可以运动起来,也可以通过信息传递和处理,实现物与物之间的自动交互。

人工智能是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互联网首先实现的是计算机等终端的连接,而移动互联网实现了手机之间的连接。物联网则进一步扩大了连接的主体和范围,可以实现万物之间的互联和自动沟通,从而产生新的生产力。人工智能是物的类生命化或类人化,其本质就是模仿动物或人的行为以及思考等内容。

人工智能在下一步的发展阶段中会面临两个难题。首先是安全的问题。伴随着智能体的大量出现,人类社会所担心的问题是:如果黑客通过攻击人工智能系统进行恐怖主义活动,那么所产生的危害将极其巨大。例如,在未来的智能交通系统上,黑客通过操纵或干扰无人驾驶系统在道路上制造车祸,这样的损失将非常巨大。同样,针对关键基础设施或医疗智能设备的黑客攻击同样令人心悸。

码链的可溯源可以帮助解决这类问题。将来的发展趋势是,通过码链架构,实现对所有网络活动的全记录。之前的互联网可溯源仍然是中心化的,而未来码链体系支持的可溯源可以通过多中心的方式,证明互联网活动的真实性。同时,这种双向的记录方式其实是一种公开的监督机制。通过记录所有的网络活动,可以更加准确地确定黑客的身份,进而对黑客的攻击行为进行严厉的法律惩罚和威慑。

同样,隐私保护也是目前人工智能发展面临着的重大难题。由于大量智能体的出现,个人隐私很容易流入公共空间,一些不法分子会把个人隐私作为某种财产来加以买卖。而码链则可以实现原始数据的保留以及可控的数据共享。

通过二维码扫一扫可以给予数据使用者一定的权限。根据不同的业务需要以及不同的场景和内容,使用者会获得不同的访问码,而且使用者在使用过程中也会留下时间戳。那么这样的数据使用将更容易进行追溯,基本的数据保护也更容易实现。

未来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发展会产生更加复杂的多重社会关系,其中包括智能体与人类之间、智能体之间的交互问题。传统人类社会中的社会关系,主要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在一定情况下才会涉及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但是伴随着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社会关系会产生新的变化。

例如,在一个家庭中可能会出现几个甚至几十个智能体,那么,如果这些智能体与人之间的交互仍然需要人来处理的话,那么最终人类将不堪重负。智能体出现的初衷是为了帮助人类解决问题,但是如果智能体产生的新的大量复杂关系,都需要消耗人力来予以解决,那智能体将成为人的负担。

从这一意义上看,智能合约就变得至关重要。智能合约是智能体之间通过某种算法,按照人类社会的一些原则和准则自动达成的交易。这其中有两个关键:一是智能体之间要自动达成交易,二是智能体需要模仿人类社会的一些共同文化原则。如果智能合约的制定违背人类基本价值观,那这一定是危险的。因此,智能合约的设计一定要符合人类基本价值观和共同的行为准则。从这个意义上讲,码链体系和人工智能恰恰是智能革命技术的AB面。

我国在未来的应对

我国需要对底层技术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目前区块链的核心应用大都由西方推动。比方说,比特币、以太坊的以太币,以及IBM的超级账本项目(Hyperledger Project)等。这些项目在区块链中非常重要,然而其底层架构基本上都是由西方的公司或者协会来推动的。国内的区块链公司大多是在西方的底层架构上做一些应用的文章。换言之,这些关键基础设施的核心系统仍然掌握在西方手中。在目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关键技术显得至关重要。如果分布式架构对未来我国智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话,那么类似码链这样国产化的底层架构就至关重要。

我国可以推动一些具体应用的落地。例如,可以鼓励一些地方政府进行国家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同时也可以鼓励一些企业尝试加入产业码的生态中。近期Facebook也发布了新的数字货币Libra。可以看出,美国在应对区块链的过程中采取的也是试点的思路。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试点方式对我国推动改革具有重要意义,许多地方的重要变化都是通过试点来推动的。由于码链体系对于未来智能革命至关重要,因此建立码链的区域试点机制就显得非常重要。

在试点的过程当中,我国可以逐步形成自己的技术标准和社会标准。在未来新的智能革命当中,与西方领先国家展开技术应用竞争的情形将频繁出现。在目前智能革命的进程中,我们已经表现出一定的优势,那么在未来的竞争中,对标准的竞争将会成为一个重要内容。因为标准意味着制度性话语权,也意味着未来的竞争路径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