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 易纲等回答问题

2019-09-25 12:43:28 元码价值链 65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财政部部长刘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回答了近期市场上最关心的的问题!

国庆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 易纲等回答问题

中国经济目前还在合理区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目前全世界的经济确实有下行的压力,大家最近看了中国的经济数据,也有一些下行。但是我们的总体判断是中国目前的经济还是运行在合理的区间。

目前中国在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上,应对下行压力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大家知道,以货币政策为例,我们目前的利率水平应当是一个适度的利率水平,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水平应当说也是为今后的宏观政策调整留有充足的空间。

中国货币政策主要是“以我为主”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美国、欧央行和日本央行以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央行,最近货币政策的取向,一个是降息,一个是重启QE。中国是一个大型的经济体,我们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所以我们决定货币政策也主要是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

中国的经济目前还是在合理区间,物价方面也处于一个比较温和的区间。在转型升级中我们遇到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主要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

综合分析中国国内的形势和国际背景,我们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定力,坚持稳健的取向。既要稳当前,也就是说要加强逆周期调节,保持我们的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速度和名义GDP的增长速度大体上相当、大体上匹配,坚决不搞“大水漫灌”。

我们也要注意保持我们杠杆率的稳定,使得整个社会的债务水平处于可持续的水平。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长远,也就是说要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以改革的方式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央行的数字货币将替代部分现金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关于数字货币,我想说几点。第一,人民银行从2014年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我们有一个数字货币研究所,有一个专门的团队,目前取得了积极进展。我们把央行的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结合起来,所以叫做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这样一个一揽子的计划。

第二,将来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目标是什么呢?目标是替代一部分M0,也就是说替代一部分现金,它不是说去替代M1或者广义货币M2。

第三,我们数字货币将来的框架是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双层运行体系,不改变现在的货币投放路径和体系,这样就充分调动了市场的积极性。

第四,我们会坚持中心化管理,在研发工作上不预设技术路线,可以在市场上公平竞争选优,既可以考虑区块链技术,也可采取在现有的电子支付基础上演变出来的新技术,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们也设立了和市场机构激励相容的机制。

数字货币推出现在没有时间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至于你问到什么时候能够推出来,我们现在没有时间表,我觉得还会有一系列的研究、测试、试点、评估和风险防范,特别是数字货币如果跨境使用,这里面还有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避税天堂和“知道你的客户”等一系列的监管要求。

破除汽车消费的限制 完善5G、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 宁吉喆:一是着力扩大有效投资。要促进今年的预算内投资、其他政府投资、企业和民间投资、地方专项债券加快用于补短板、调结构、扩内需;要提前下达明年的专项债券部分新增额度;要适当降低基础设施等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要多措并举激发民间投资的活力;还要加快项目建设的步伐和进度、加强项目储备工作。

二是着力促进消费提质扩容。要促进消费更新升级,积极推动汽车、家电、电子消费品以旧换新。要破除汽车消费的限制,要鼓励绿色消费,要支持服务消费。

三是着力补齐城乡区域发展短板。要大力推进城镇的改造建设,包括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支持城市停车场等群众关心的设施建设。要积极推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建设,加快补齐农村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短板。

四是要着力推进产业升级,这是调结构、促发展的积极举措。要完善5G、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深入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发展工程。要加强传统制造业重点领域的技术改造。要积极推动制造业与生产型服务业的融合发展。

动态评估减税降费是否加大规模

财政部部长 刘昆:减税降费的问题是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头等大事。中国今年的减税降费规模是空前的,在世界上、我国财政史上,以前都没有这么大规模。

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和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从1月1日起实施,深化增值税改革从4月1日起实施,降低社保费率从5月1日起实施,清理和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从7月1日起实施。

从减税量来看,比我们原来预计还会多一些。按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全年将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2万亿元,从今年1-7月份的情况来看,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3492亿元,其中新增减税11740亿元。分行业看,制造业新增减税3648亿元,占31%,是受益最大的行业;分经济类型看,民营经济新增减税7450亿元,占63%,受益是最明显的。

国家统计局对北京等9个省市、311家企业开展的专题调研显示,减税的红利中,七成以上是用于企业研发、技改和扩大再生产再投资,并明显带动企业加大研发投入。

同时减税降费激发了市场主体活力,有力增强了市场信心和经济增长后劲。1-8月份,日均新登记企业达到1.9万户,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3%,增速比1-7月份和上年同期分别加快1.6和1.1个百分点,高于全部投资7.5个百分点。从1-8月份主要经济指标来看,当前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减税降费发挥了重要作用。

刚才问减税降费是不是会加大规模?减税降费是一个动态调整和完善的过程,我们还将对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的结果调整有关政策措施,推动减税降费政策发挥更好的效益。

养老金发放有保证

财政部部长 刘昆:目前我国的养老保险基金运行总体平稳,养老金的发放是有保证的。截至去年底,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是3.8万亿,支出是3.2万亿,当年收支结余接近6000亿,累计结余已经达到了4.8万亿。今年的1-7月,基金收入是2.2万亿,支出2万亿左右,当前收支结余是2000多亿,累计结余是5万亿左右。从这些数据可以看粗,养老金发放是有保证的。我们是四个方面,主要是从提、划、补、改四个方面入手,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朝着更加公平和可持续方向发展。

第一,提。即提高中央调剂比例,重点解决个别省份基金收支压力较大的问题。2019年为了进一步均衡地区间的基金负担,我们加大了中央的调剂力度,把调剂比例提高到3.5%,全年调剂基金规模达到6300亿元。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省份受益是1500多亿元。通过这项措施,个别省份的基金收支压力突出问题得到有效解决。有些省份通过这些措施,基本上解决了他们的困难。

第二,划。即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资金。2017年11月,国务院印发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资金实施方案,决定划转中央和地方、国有和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10%的资本充斥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下达以后,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按照“试点先行、分级组织、稳步推进”的原则,积极推进划转工作。目前,中央层面已经陆续对53家中央企业和14家中央金融机构实施了划转,划转的规模是8600亿元。地方层面也相继开展了前期准备工作,今年7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决定,全国要全面推开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我们将积极采取措施,推动全国划转工作顺利进行。

第三,补。即加大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力度。近年来,中央财政逐年加大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力度,并重点向基金收支矛盾较为突出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省份倾斜。今年中央财政预算安排企业的职工养老保险补助资金是5285亿元,同比增长9.4%,增长幅度也是相当大的。我们今后还将继续加大补助的力度,支持地方做好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工作。

第四,改。即深化制度改革。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我们将配合有关部门在省级统筹基础上,加快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进度,完善养老保险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约束机制,建立健全基本养老金的合理调整机制,不断推动养老保险领域的改革。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尽快实现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确保亿万人民“老有所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