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越来越近 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需注重共性

2020-02-14 09:10:20 20

经过长达五年的研发工作,中国版央行数字货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随时可能正式落地。由此,中国有望成为全球第一个顺利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大国,人民币主权货币地位在数字经济时代下有望得到进一步巩固。

紧跟时代发展脉搏、助推数字经济发展,必须积极争取成为央行数字货币试点,推动成都数字经济发展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迫使人们重新思考自己与货币和银行的关系。

DCEP越来越近 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需注重共性


各地争取央行数字货币试点

从全球来看,各国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有对内因素的考量,也有对外因素的考量。无论是出于对内因素考量,还是出于对外因素考量,当下将各地纳入央行数字货币首批试点城市考量,都有其坚实的理论和现实依据。

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内部激励主要包括两点:一是便捷零售支付,提升支付市场体系的竞争力;二是推进普惠金融,提高金融服务的深度和广度。

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外部激励主要是为了将央行数字货币应用于跨境支付,推动本国货币的国际化。中国版央行数字货币DCEP当下的发行激励主要在于提高支付市场的竞争效率,但不排除未来央行数字货币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战略而被应用于跨境支付。

央行数字货币应用于未来“一带一路”中跨境支付的可行性,将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顺利推进奠定坚实的市场基础。

无论是基于完善国内金融基础设施的内部当下考量,还是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外部长远考量角度看,DCEP的落地有望与本地的金融科技产业形成良好的互补促进作用,由此推动本地金融科技升级并有力支持成都数字经济腾飞。

注重共性场景应用也要力争错位发展

当下除深圳基于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定位,被中央明确支持率先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外,其余城市仍在争取DCEP首批试点应用。

各地在争取DCEP试点应用的落地方案制定上,有共性场景应用的同时更须体现出差异性。

如顺利获批DCEP首批试点城市,与其他潜在试点城市类似,完全可以在政府介入的场景中率先推广使用DCEP,在培养DCEP种子用户的同时,提升政府公共场景的支付便捷性。

具体场景的选择上,可尝试个人所得税缴纳、医疗挂号、水电煤缴费、交通罚没缴费、公共交通出行、公益捐助等。

未来,若DCEP突破零售支付功能,则其使用场景可进一步拓展。例如,在扶贫款、拆迁款等专项款项的发放上,利用可控匿名的央行数字货币可追踪特性,能够对款项克扣、贪腐问题形成有效震慑和打击。

而在以政府“有为之手”提高DCEP接受度和流通性的基础上,可以让市场更多发挥作用,推动DCEP使用与数字经济发展更为深入的融合。

为实现与其他试点城市的错位化发展,争取DCEP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跨境支付应用的试点项目。可考虑接入目前已经搭建的跨国合作平台,也可以协调“一带一路”国家沿线的央行,搭建跨境支付联盟并将DCEP用于旅游消费、海淘、海外移民和劳工汇款等。

此外,如DCEP突破零售支付功能,例如用于跨境投资方面,则DCEP可用于数字资产交易,提高数字资产流转的效率。目前,数字资产交易主要还集中在虚拟货币交易所平台,与现实世界中的资产缺乏联系,但未来随着房地产、股权、票据等代币(token)化,DCEP有望成为跨境数字资产交易最常用的计价、结算单位。

而基于此,各地完全可以成立专门的面向全球范围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在数字经济建设的高地上抢占制高点。

DCEP将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不难想象,未来围绕DCEP,从发行环节、分发环节、支付环节、运营环节等将会有一个较为完整的生态产业链形成。

大胆预测,未来DCEP发行后,尽管DCEP交易数据只有交易双方与央行可见,但在对交易数据进行适当处理后,相关大数据服务商或将受益。

例如:

1)有C端(个人)支付服务经验的支付机构,例如,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服务商有海量 C 端用户服务经验。

2)有大量 B 端(企业)商户资源的公司,例如支付机构、电商、运营商端(企业)商户资源的公司,例如支付机构、电商、运营商。

3)商业银行、支付系统开发商。DCEP 出现后,其分发机构势必要调整支付服务系统。例如 DCEP的特性—离线支付,或许需要 NFC(近场通信)、 蓝牙、二维码支付、POS 机等方面的技术支持,拥有相关技术的服务和设备厂商或许拥有较大潜力。

DCEP发行之初到大众广泛使用,必将有一段普及、应用的过程,而DCEP及相关领域会出现创业与基础设施建设浪潮,或将诞生一大批独角兽企业。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曾经影响了很多传统行业。而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不仅能够直接影响众多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甚至还可以直接带动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