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情看企业如何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

2020-02-20 18:04:46 27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的经济效应正在显现。近日,餐饮连锁企业西贝莜面的负责人公开喊话称,受疫情影响,春节前后的一个月时间,西贝莜面将损失营收7亿-8亿元,目前账上的现金加上贷款最多也只能再发3个月工资。

西贝莜面的困境可以说是当前受疫情影响的不少中小微企业现状的一个缩影。而我国中小企业风险抵抗能力孱弱的问题,也通过此次公共危机事件得到社会的关注。

从疫情看企业如何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


中国经济的未来和希望在民营企业,而不在只大不强的国企,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很多的民营企业确实都在想办法转型和创新,越来越多的企业要学华为,到华为取经,谈论研发、数字化、互联网、创新的企业越来越多,这些现象曾经令人鼓舞。

但在疫情爆发后劳动密集型产业遭受到的重创却为整个中国社会踩了一次急刹车。这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社会的一次整体急刹车,让我们停下奔忙的脚步静心沉思。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一次暂停键,尽管这个暂停的代价过于惨痛,但是今天的我们却不得不面对。

数字经济重塑传统产业

2019年是物格“应用”元年,也是我国社会全面进入数字经济时代的一年。数字经济正在为人们的生活、制度的调整带来新变化。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商业模式,互联网思维不再被束之高阁,取而代之的是物联网时代下被挖掘出的数字经济发展体系。

我们知道,工业化时代的产物都具有标准化、大规模的属性。但是这样的属性在与如今的新消费和新消费这发生碰撞的时候并不会产生化学反应。尤其是99后与00后这样的新青年,他们不会认可标注化,他们想要的是定制化、个性化,所以我们不少的生产线也出现了两极分化,一方面是工业化产品的下架,一方面却是小众产品的兴起。

传统企业在过往各自领域内长期追求的规模经济遭遇到了发展瓶颈,其中最大的影响是网络时代的精准信息将用户需求进一步量化,以往大家发行的单一产品可以大规模覆盖普适需求,而现在的用户却不再为其买单。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如何借助数字经济的发展、利用大数据、利用数字科技的革命与我们的传统制造业融合,是我国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

数字机遇与数字体系

当互联网时代来临时我们用互联网,当数字经济时代来临时我们自然也要拥抱数字经济。所谓的“新零售”、“新制造”也都是这个数字经济时代的优秀产物。

而我们的企业面对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尚处在一个摸索消化的阶段。大多数公司最大的问题是来自于内部的挑战,如领导者的思维、组织应变能力和企业自身的业务模式等等。比如我们所说的新零售不仅是一个零售场景的变化,它还带动了创新、研究、物流配套诸多方面。

事实上,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做新零售我们还缺少一个整体全面的思维和体系。所谓数字化并不是将所有制造流程数字化,更多的是一个组织体系的整体架构,从生产流程到管理、再到消费者,我们在各方面进行突破,但是缺少了一套体系。

码链体系下的商业生态

所谓码链生态体系是由点、线、面、体、系构成,点是扫一扫,线是价值链,面是产业码,包含了“一体四商”即生产商、消费商、交易商、服务商,体是交易所,系是提物权即SGR,从而把生产环节的剩余价值体系理论,升级为流通传播环节的剩余价值体系,就可以构建成以三千细分行业的“产业码”为锚定物的利益共同体。

通俗的来理解,码链其实是一个基于LBS技术提供产品溯源解决方案的商业模式,以码链思想为框架打造的一个商业生态系统,聚合国内外物流平台、社交平台、产品供应链。它借助了二维码的唯一性赋予商品数字身份,并以码链思想为指导建立一个去中心化、去信任化、溯源防伪、数据完整、价值交互的服务体系,让全产业从生产、加工、包装、仓储、物流到交易等环节连为一体,其中的各种信息数据公开透明可视。而在基于码链体系的去中心化特性,买卖双方进行点对点交易,从而真正意义上实现了“买家即卖家,卖家即买家”,让他们真正了解到用户的需求,实现了完全的自由交易。

当前,疫情的发展已对实体经济造成严重影响,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企业作为一个最小的经济元素,有一部分将被抛弃和淘汰是一种必然。企业遇到了“寒冬期”,谁能挺住、谁就能站住脚跟,求得发展。作为企业,虽然不能阻止冬天的来临,却可以做到:争取根不被冻死,等待暖春的到来;在根被冻死之前,已经孕育出新的种子,把生命换作一种新的形式。我可以看到终有一天,卖家成为买家、四商连为一体,每一个产业都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届时企业抵抗风险的能力将到达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因此在这次疫情面前,中国企业必须去正视和面对,积极克服困难、寻找机遇,才能续创企业的下一个黄金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