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链思想对民主与科学的推进

2020-04-27 14:47:15 43

民主与科学一致是人类孜孜不倦以追求的两大理想。曾经的大英帝国在民主与科学两方面都对人类作出过巨大的贡献。


民主即肇始于1215年的《大宪章》,从而启动了人类政治文明。而科学则以牛顿理论为基础,通过瓦特对蒸汽机技术的突破,使人类完成了科学技术的大跃迁。


民主与科学作为人类的两大理想,有时象两条平行线,人们的努力往往侧重于一方面,比如爱因斯坦利在科学,华盛顿则功在民主。


但可怕的是很多时候独裁者也掌握了高科技,如纳粹德国科技就很发达。


人们的共识有时又有很多歧义,例如有人嘴上说着民主,做的却极端独裁。有人滥用民主搞民粹、煽动民族仇恨等等。


在我们认为人类尚无可以同时推进科学与民主的事业时,码链思想诞生了。


码链思想对民主与科学的推进


我们认为,基于码链思想构建的社会体系至少可以在以下三方面推动民主:

一、全面创新人类治理方式


人类从非洲走出这七万年来,一直在不断地学习、改进社会治理方式。


西方在中世纪甚至可以通过所谓捍卫名誉的决斗,在光天化日之下,合法的杀人而不受制裁。


后来国内法治化了,有三权分立有法院、有律师、陪审团等等,但一战二战前的国家间还像中世纪的决斗一样野蛮,二战后西方内部无战争,但中东等极权国家还是战火、霸蛮不断。


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是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大师辈出。以后元、明、清等朝代反而越来越专制,直至清代,自皇帝以下全是奴才。


过去人类治理靠的是宗教、文化、民族、国家、公司等方式,其实是一个树状结构,由主干而分枝、丫,层层控制。


而码链体系的分布式共识是网状结构,是用数学的共识来进行人类组织管理的新方式。


传统的社会治理靠的是人的共识,可以分解为德与法。德就是宗教、文化、传统等。法则是权威。维护权威需要极高的成本,比如国家、海关等要军队、警察,银行一是牌照要依法准入,二是软件包括大量高薪人才,三是市中心的豪华大厦等。


新的打车方式如Uber、滴滴需要向中介支付25%左右的费用以建立司乘间的信任。


但如司机有近五年的不可更改的乘客用车评价及评级,如车内卫生、礼貌程度、驾驶技术等等,反之乘客的二维码数字身份也有他五年内打车时司机对他的评价及评分,司乘双方可互相解锁看到评级评分,并可没定自己的选择偏好,大数据自动搜寻撮合。就可以节省这个中介费用。


码链体系使“欺生、宰客”等一次性博弈被司、乘双方抛弃,而合作共赢、良性循环的重复博弈有利于规范双方行为,降低交易成本、合理地完全市场化地配置社会资源,就达到了用机器用数据的共识创新治理的目的。


“人类社会自“国家”出现以来,组织形式大多时候都是以科层制为组织架构的政府机构,基本按照“管理—规制”的模式对社会和公共事务进行管理,这个模式存在很多优势,但也有短板。在体系内,各个节点只能从其上级也就是中心处被动地接收指令和信息,而毫无主动权;在体系外,各个中心又各自为政,互不交流,导致信息和价值的流动效率低下。在面临需要复杂信息传递、存在多重利益纠葛的民生领域,科层制就显得效率低下,还会出现由于权力集中而滋生的权力寻租以及因信息不透明而导致的公平危机等问题。”


在民生领域,可以利用码链物格“自治性”的特点,摒弃传统的“管理—规制”模式而遵循“治理—服务”理念,从而减少国家治理的成本。所谓物格的“自治性”是指所有参与到码链系统中的物格均遵循同一共识机制,不受任何人干预,自由地交换、记载、更新数据,自发地共同维护整个码链体系的信息可靠和安全,因此,“自治性”也可称为“共治性”,即每个参与者并非完全分散的原子型存在,而是共识机制中的有机组成部分。”


“新中国正是一个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这个Republic一词,值得好好体会啊。而且与民国(Republic of China)不同,新中国是People(人民)的 Republic(共和),而不是某些利益集团和权贵资产阶级、买办资产阶级的共和,那种共和,只是一种媾和而已。”


二、从财产自由走向人身自由


鲁迅一百年前对北京高等女子师范学校的《娜拉出走后》的演讲中说,易卜生活剧《玩偶之家》的女主角娜拉最后觉醒,不愿再做他古板丈夫的傀儡,为追求幸福、自由而离家出走。


但出走后怎么生活呢?


鲁迅指出:“她除了觉醒心以外,她还须更富有,提包里有准备,直白地说,就是要有钱。梦是好的,钱是要紧的。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耻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是不但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后,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


物格的出现可以让你个人的财富自主权在地球、乃至在人类可能涉足的一切领域中得到充分保证,法院、警察、离婚、边检都不可能强制拿走你的财产,也不可能通胀缩水。


经济学大师米塞斯将自由的定义浓缩为一个词——私有财产,而经济学家霍普在《私有财产的经济学与伦理学》中则“匪夷所思”的指出,不是因为财产权能够保障我们的自由和幸福才重要,而是因为私有财产本身就是公理,这一公理是一切认知的起点,而非工具。


中本聪2008年10月31日的创世论文《Bitcoin: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s》中,虽然希望比特币成为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但十一年来自组织、自激励、全开源的发展却背离了中本聪的初衷:比特币似乎并不具备相对稳定、可作交易工具的属性,也没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而成了一种数字资产。


虽然比特币不可能成为较为稳定的货币,但它带来的技术却正在催生数字货币,比较典型的就 Facebook等拟发的Libra 和中国央行拟发的DC/EP。


而码链用户若以当前速度不断增加,或在不久的将来诞生一款原生货币,基于码链的技术和生态结构,该货币可能在金融普惠、支付和跨境汇兑等方面取得诸多突破。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曾大胆设想:“贷币发行难道天然归属政府吗?能否通过市场自由竞争形成更加稳定的货币体系?”


这个设想正通过码链思想逐步变成现实。


移动互联网在仅仅两三年的时间里,就破除了新闻、言论由电视广播、报刊、出版社垄断的历史,网红们不再需要书号、权威背书,大嘴川普的Twitter 影响远超美联社、纽约时报。


数字货币与法币之争实际上就是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之争。这不正是我们天下大同的初心愿景吗?


码链体系对科学的促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用技术降低了人类减熵共识中的人性权重


热力学第二定律从理论上推导出宇宙天然而熵增,天文望远镜的观测也从实际上验证了所有天体都正在离我们远去,最终将无序而归于热寂。


这就是熵增定律: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如果没有外力作用,它就会不断趋于混乱、无序。


“万物生长靠太阳”。所幸地球有太阳这个麦克思韦妖,以自己的衰变为代价而源源不断地向地球注入外力,使地球生机盎然,使人类在有限的范围内减熵构建秩序。


而基于人性的减熵共识很可能误入歧途。


就我国而言,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反而比元明清更民主。


中学学古文,两千多年前司马迁的《鸿门宴》晓畅生动,不到一百年的龚自珍《病梅馆记》却晦涩拗口,可见思想禁锢各朝代竟是一蟹不如一蟹的恶性循环,从春秋士大夫、贵族、自由民到明清全民以当奴才为荣。


而码链体系是以二维码建立的弱中心的信息存储网络,它无法造假、篡改,建立了无庸置疑的价值共识。使人类对抗宇宙的减熵更有效、更高效。


如果说外来的鸦片战争打破了中国专制王朝的封闭循环,码链价值共识也许正是突破人性共识的外来麦克思韦妖。


二、用码链开启万物互联的数字时代


过去我们社会的管理模式是树状结构。


以信息传递为例,是从《人民日报》→各省、市日报,而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使我们的信息传递由单向而多向,由灌输而互动,由树状而网状。


现在的信息不象过去一样非要靠路透社或各大报刊杂志发布才能广为传播了,很多网红、大咖的影响远超那些正部级、正厅级,动辄有上百亿固定资产、成千上万员工的传媒集团,曾经宣传系统最肥的报业、电视已经走向衰落。


正在到来的数字时代以5G、6G为标志,每个设备甚至人体都将植入芯片,都可捕捉、存储、演算并智能输出、实时处理数据。


数字时代不仅可以象互联网一样人与人相互传递信息,而且可以传递价值,进而实现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的人机,机机互动。使二维互联网升华为三维、乃至四维智联网,网上的每个人、机器都有自己的四维地址,人人、人机、机机对话和交易将变为现实。


要真正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就必须充分发挥码链体系通过重复博弈规范所有参与者行为的作用,使理性经济人降低交易成本,用市场博弈来合理配置资源,使人人、人机、机机的超大规模多方协作全面落地,并365天24小时全天候全地域地自动、智能地捕捉、计量、分配、结算价值。


“时代的灰尘落在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


可以预见,它将带来我们科技及经济社会治理方式多元设计的爆发式增长并加速我们万物互联及超大规模智能协同的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