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2020-06-16 10:02:00 aaa 178

此次两会召开的意义较为特殊,在全球疫情蔓延的背景下,多国峰值尚未到来,而我国却已经能够举行如此大规模的会议,这意味着中国已经走出了至暗时刻,正在全面回归正常生活。而与中国的井然有序相比,全球领先的美国在此次疫情中却显的杂乱无章。


这不禁让我们开始思考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正如《增长的本质》作者塞萨尔曾经说过:更高的秩序意味着更先进的文明。那么中国是否正在孕育比美国更先进的文明?要解答此问题,我们必先研究2000年的文明进化史。


首先提炼3个基本事实:


1.新技术可以催生新文明

2.新文明一定会在国家间传播

3.旧文明一定会反抗新文明


掌握这三点,就能推导出千年来全球各国波澜壮阔的文明更迭史。


中国在1820年以前的GDP,一直是独霸全球,下图为公元1年——1820年,中、欧、非、美四大区域的国力对比:


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可以看出在这1800年中,中国以一国之力长期力压西欧和非洲。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有着巨大的人口优势,下图即为四个地区的人口比例:


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我们知道,在农业时代下人口的增长与国力的强弱是成正比的,因为当生产处于同一条水平线上时,人口数量将成为决定性的优势,不过生产力一旦改变,形式则将发生逆转。


一、工业时代


进入十九世纪,欧洲发生了工业革命,新技术催生了新文明。根据原理三:旧文明一定会反抗新文明,在欧洲新文明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在中国,新文明遭遇了惨败,农业文明的自我封闭性,让工业文明在中国根本没有生长起来。


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自1820年起中国的GDP对比欧洲就开始断崖式的下跌,直到1913年跌至谷底。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看到了新旧文明更迭的两种基本模式。即:文明越弱小,新文明越容易长驱直入,重构秩序。而旧文明越强大,新文明越无法生根发芽,最终只能被边缘化。


1800年以前的中国,已经形成了极其强大的旧文明。德国哲学家凯泽林伯爵这样描述过古代中国文明:古代的中国,有最完美的社会形态,犹如一个典型的模范社会,中国创造了人们已知的最高级的世界文明。


也正是由于中国农业文明过于强大和完善,反而导致了工业文明无法获得发展。旧文明的强大会阻碍创新,人类学称之为内卷化、经济学称之为路径依赖、物理学称之为惯性。依据该原理工业文明传播至农业很弱小,但是资源丰富的美国时,得到了爆发式发展,让美国在之后的100年里成长为全球绝对的领导者。


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二、中国觉醒


1949年新中国成立,1978年改革开放,中国进入了全球分工体系,沉睡了多年的巨龙,终于觉醒。在经历了超过百年的动乱,中国的旧秩序已经荡然无存,所以当现代工业文明重新进入中国的时候如入无人之境,发展速度举世无双。


1978年至1995年,中国的GDP开始飞速增长,相对欧美的比重不断提升。而此时,随着苏联的衰落,美国无论从文化、金融、科技、军事在全球已再难逢敌手。美国人对自身文明变得无比自信,这种自信像极了1800年之中国。我们把凯泽林伯爵描述中国的那段话换到1990年的美国亦完全适用。“二十世纪下半页的美国,拥有最完美的社会形态,犹如一个典型的模范社会,美国创造了人们已知的最高级的世界文明”。


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甚至用历史的终结来形容美国制度的优越性。这评价似乎不是赞美,更像是一个诅咒,因为在不久之后新文明又出现了。


三、互联网文明的崛起


1994年雅虎在美国创立,同年中国页开始接入互联网。而这一次我们与美国几乎同时踏进了一个全新的文明,一场新的竞赛就此展开。南生为橘,北生为枳,中美的互联网文明发展出了完全不同的路径。美国求新、求广,中国做重、做深。


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在美国互联网出现的时候,工业文明已经无比强大,所以新文明并没有体现出压倒性的优势,对旧文明的改造也不够深入,美国的互联网行业选择了全球化。最优秀的美国科技公司都喜欢做轻、做快,相比与“送外卖‘,他们更加愿意发明新的技术然后推广到全世界,最终美国互联网长成了扁平化的形态。


因为在国际上被美国压制,中国的互联网只能选择深耕本土,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块金矿,由于中国的工业文明还尚不成熟,互联网文明可以长驱直入,利用技术、资金和人才,不断的入侵实体经济。互联网最终在中国长成了一个纵深发展的独特形态,亦为此后的中国网络技术的发展埋下了伏笔。


四、移动互联网时代


2008年苹果推出了iphone3G,全球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开启。美国的移动互联网延续了之前的特点避开了同本土强大的工业文明直接开战侧重于创新和全球化。而中国在独有的纵深形态被移动互联网放大了数倍,智能手机先是占领了代表工业文明的城市,随后又统治了代表农业文明的农村,这让中国开始产生了大量美国完全没有的应用场景。


从2016年开始,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涌现出了不少全球独有的新模式,如:扫码支付、直播电商、外卖和短视频,这些模式在美国都没有发展起来。其主要原因为:


1.从需求角度来说,人口密集的城市和广大的农村用户催生了美国不具备的应用场景。


2.从供给角度来说,在中国每一个细分行业都有海量的企业激烈竞争,这一点与美国截然不同。


美国创新依靠的的英雄拼能力,中国创新是用人海拼概率。例如,直播电商的开创者不是淘宝,而是曾经野心勃勃的挑战者蘑菇街、外卖模式也不是来自于美团,而是大学生创业团队饿了么、段视频模式也不是来自于抖音,而是快手的发明,这就是竞争带来的力量。


五、数据时代的到来


转眼我们又进入了数据时代,表面上看美国继续求新、求广,中国继续做重、做深,在发展模式上各有不同。然而,深挖一层我就会发现历史的天平已经悄悄向中国倾斜了。进过30余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形成了农业、工业、互联网、数据,四代文明相互融合的神奇局面。


比如服装店的销售员,可以靠直播卖货、深山老林中的老爷爷,也可以通过短视频赚钱、菜市场的老奶奶都可以通过二维码进行收付款。在疫情期间,还有健康码、消费券、人脸识别这些在美国都没有发展起来的模式,在中国却发挥了巨大的社会价值,点滴的创新正在孕育一种前所未有的社会运作模式。


但是美国却一直都在回避文明冲突的问题,工业文明秩序过于强大,导致最终在美国出现了平行世界——工业文明和互联网文明世界。代表工业文明的领导人特朗普先生的上台,就说明了美国的工业文明依然拥有庞大的群众基础。在美国,这两种文明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政治理念都大相径庭。在疫情期间,从特朗普和纽约州长的相互攻击到美国德州群众呼吁逮捕比尔盖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再比如,youtube上的外国网友对中国运用数字技术抗议报道的评论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有人说这是落后国家的野蛮管理方案不值一提、也有人说这是运用高科技的先进手法,全世界都应该学习。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十九世纪的清代,在面对欧洲的新技术时,官员们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有人说:天朝上邦,抚驭四方,夷邦巧技,不足为道。也有人说,此邦术事愈出愈奇,应师夷长技以制夷。


我们在深入一层,看看数据时代下国家实力的根本来源。在农业时代中当两国生产力水平一致,人口数量决定综合国力。那么,数据时代下算力和算法两国水平一致时,数据资源决定了综合国力。其中数据资源有两个主要因素——覆盖人口和链接深度。美国互联网虽然覆盖全球人口,但是仅仅做到了很浅的链接深度,中国虽然只有十四亿人口,但互联网渗透深度无人能及。随着5G时代的到来,万物皆可互联,中国这种纵深优势又将被数倍放大。


新的文明正在中国崛起



例如,你现在在美国缴纳停车费,还需要去到旁边的city hall排队交钱,来回二十分钟,就像回到了原始社会。而到了中国,扫一个二维码10秒就能搞定,这就是中国的链接的深度。或许数据优势只是起点,差异化的数据带来差异化的应用。还记得2016年开始的移动四大发明,在进入数据时代后,中国可能会迎来新的四十大发明,它们将会让中国的新模式、新技术真正的走向世界,从而覆盖更多的人口、掌握更多的数据、孕育更多的创新,形成良性的飞轮。


回到开始的问题,中国是否正在孕育一种比美国更先进文明形态,关于此问题我们无法直接回答。尽管以上的分析显得有理有据,但短短千字,我们只能用一个简陋的框架带给读者一点点的启发。中国之大之复杂,岂是我等能够一言道尽的。正如史学泰斗威尔杜兰特在《文明的故事》中写道的: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能够像中国人那样能够适应环境,忍受灾难和痛苦,这个拥有丰富物质、人口和精神资源的国家,一旦腾飞,我们很难预料它将孕育出怎样的文明。


孔子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至于龙,吾不能知。中国就是这条不能知的龙,它的崛起必然将经历巨大的压力,因为现在的霸主,必然会动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等等一切手段千方百计的阻止中国的崛起。中国之未来是乘风而起上青云,还是裹足不前落九霄,其实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在迷惘中的那一丝坚定、在懦弱中的那一缕勇敢、在嘲讽中的那一份宽容、在沉沦中的那一点上进,汇聚起来可能就是这条巨龙在重重打压之下,从未丧失的那一点超越了千年的韧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