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码链时代下你需要知道的那些事

2019-08-16 14:41:35 元码价值链 17

码链的时代正在到来,它将会从根本上改变企业运营的方式。毫无疑问这场变革与互联网革命同等重要,它将瓦解世界上的每一个企业,然而主流媒体却很少提及它。

“码链”让那些最聪明的投资人摸不着头脑,且媒体对于这项新的商业模式如何运作也是毫无头绪,大多数的人弄不明白码链、价值链、产业码。

本文将详细介绍码链体系是如何运作的。

大家对于码链生态体系一定有所耳闻,学会和理解这项新的商业模式在数字经济时代显得尤为重要,这不仅能在未来提供无数的投资机会,也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所了解的企业。

在码链时代下你需要知道的那些事


所有的公司都存在根本利益冲突

几百年来,公司的组建及其运营方式几乎是没有改变的。投资者作为一个集中的管理层级提供资金,而该层级由董事会监管,主管们的目标是从客户身上尽可能获取最大的价值来增加股东的价值。追求利润的公司是为了从客户中创造尽可能多的价值而存在的。大家可以在接触过的任何一家公司或使用过的服务里挑一个出来,思考一下它是如何尽可能的从客户手中获取利益。

我们现在谈论的并非是显而易见的促销活动,而是航空公司为了确保票价能带来最大的利润所使用的计算方法,或是“免费的”脸书如何获取个人信息,从而向广告商索要更多的钱,亦或者优步如何不断调整出租车的车费使其利润最大化。从百货公司摆放商品的方式,到网站的设计,所有的事情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以便从客户中获取最大利润。

一名客户的利益与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公司并不一致。无论公司向客户投放的那些空洞无聊的营销垃圾暗示着什么,利益冲突是清晰可见的。每家公司都是为了赚钱而存在,客户的满意度重要吗?当然重要,但是甚至它也是获利的一种途径!

主管们也被激励从他们所在的公司里获得最大的个人利益,想一想任何一个你曾经工作过的企业,除去个人的工作满意度,报酬可能是最重要的考量。从客户中获得的收益越大,个人的报酬也越高。

除此之外,一名员工从公司获益越大,股东们的收益就越少,这也导致了第二个冲突,也就是“代理问题”。管理者本应该作为股东的代理人,并将股东价值最大化。然而管理者的根本利益是使自己的个人财富最大化。我们也常在网上看到许多公司正面临股东们的抗议,哪怕公司运营不佳,主管者却个个拥有着优厚的薪酬。这也再次说明了尽管管理人员和股东的一致,但是两者间仍有根本性的冲突,原因就在于股东价值越大意味着管理人员获益越少,反之亦然。

但时至今日,人们正处在根本性变革的边缘,这场变革可以彻底消灭两个根本性的冲突,也就是公司与客户、股东与管理人员的冲突。

这产变革很可能消除代理问题并且彻底的改变人们对于公司治理的想法。更为重要的是它有能力使客户和企业的利益完全一致,致使传统企业失去竞争力,甚至被淘汰。

为了见证这项商业模式的改革力度,我们首先需要观察当今公司建立、投资的蓝图。

一切始于亚洲

十六世纪,西方势力在东南亚极具扩张,1500年左右欧洲开始进入东南亚地区来寻找香料和贸易机会,而明面上则是在传播基督教。

葡萄牙人以及西班牙人开启了最初的海上贸易路线。葡萄牙人在亚洲和印度洋占据了主要地位,他们支配者欧洲的香料贸易,将里斯本东边沿海城市作为中心,在整个欧洲大陆分发进口货物。

然而在十六世纪后期,由于葡萄牙舰队美元充足的共给来满足欧洲日益增长的需求,香料价格开始上涨。荷兰在1580年与西班牙交战,西班牙和葡萄牙联盟使的荷兰面临着葡萄牙的贸易禁令。这驱使荷兰也加入了香料贸易。在十六世纪后,荷兰人开始将自己的商船派往亚洲。

1595年的一些远征胜利之后荷兰舰队开始以指数级增长,这场巨增将带来一场金融创新并在接下来的四个世纪中改变资本主义的面貌。

荷兰东印度公司

荷兰东印度公司创建于1602年,荷兰名为Ver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VOC),由于贸易禁令,荷兰政府需要支持本国的远东贸易路线,于是给予VOC长达二十一年的进口垄断权,货物包括从亚洲运至荷兰的肉桂、桂皮、小豆蔻、姜、胡椒和姜黄(史称香料贸易)。

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VOC是第一家真正进行公开贸易的公司,它是历史上第一家为公众发行债券和股票的公司。尽管有其他公司在此前发行过股票(如十二世纪的法国水磨坊),但是股票份额的交易并不是真正的公有制。

VOC在Beurs van Hendrick de Keyser,即阿姆斯特丹第一家商品交易所注册上市,现在人们认为这是3股票市场的开端。

史上最成功的公司

自1602年建立公司至1796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超越了所有的贸易竞争者,它将近一百万的欧洲人派往亚洲工作,这些人带回了二百五十多万吨亚洲商品。相较而言,仅次于VOC的竞争者英国东印度公司只有VOC五分之一的吨数。

但是VOC最大的创新则是来自有限责任制,这个概念也延续至今。这意味投资者的责任或风险仅限于他们各自的实缴资本。其重要性在于考虑到股东能在大规模经营里投资,且无需顾虑个人追索权。也就是说,除了投入公司的资本,再无个人责任。如果没有有限责任,一旦公司倒闭,股东们要为公司所有的债务负责并将破产。

有限责任公司(LLC)使资本转型,因为它允许投资者在投资一家公司时清楚地知道只有投资有风险,而非个人全部财产。如果公司破产,股东各自的私人财产并不会有风险。有限责任这一概念是资本主义企业的基石,允许投资者在有风险的企业里投入资本,否则他们也不会投资这些企业。

首例股东积极主义事件

股东积极主义是指股东用其公司份额向公司管理层施压。典型例子如坚决要求革新以增加股份价值。

股东积极主义存在的一大原因是之前提及的内部代理问题,也就是管理层与股东之间潜在的利益冲突。例如,一名首席执行官在公司报酬颇丰,虽然公司尚未发挥全部潜能,但革新失败可能导致被解雇,他能有多少动力来冒险改善公司运营状态呢?

在1609年,VOC的一个股东向公司提出请愿。这是记载的首次股东积极主义事件。VOC的股东艾萨克·列·马利耶声称VOC的董事会正试图“长久地扣押他人钱财或违背他人意愿将钱用作他途。”他的积极主义并没有任何成果。

十三年之后,在1622年,首次股东反抗发生了。VOC投资者抱怨公司的账本已经“被涂上培根”,以至于他们可能“被狗吃掉”,因此要求全面的财务审计。

荷兰政府并未批准VOC的账本被公开审计,但奥兰治王子莫里斯(当时的荷兰领导人)命令进行详细的内部审计,这令投资者满意。

一切还是老样子!回首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四百年历史,这家建于1602年的公司已经成为现今公司创建、投资的蓝图,实在是非常神奇。大部分现存及现在创建的公司都将有限责任作为公司的基础结构。

投资者仍面临代理问题,管理层仍和股东有冲突。我们仍对公司治理抱有相同的顾虑。毕竟,既有安然公司(在系统性假账后破产,震惊世界的能源公司)的首席财政官安德鲁·法斯托又有能做假账、弄垮价值六百亿美元能源巨头的管理层,哪怕他们的手段比“培根”要复杂得多。

缺乏透明度仍然是全球投资的一大问题。管理层并不倾向于与股东之间保持完全的透明。印度的萨帝扬计算机服务在2009年篡改十五亿美元的账目,在纽约交易所上市的泰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政官在2002年榨干了公司的资金,几乎每个大企业的财政丑闻最终都可能源于缺乏透明度。审计人员自身都常常看不到公司正在发生的事情,更别说是投资人了。

什么是码链

关于码链的建立的生态体系是比较难以理解的概念,我相信几乎没有人能够从哲学、技术和应用三个层面对其进行完美的阐述,大众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宽泛的概念,然后才能运用它们,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它如此简单,那么所有的人早就会在该领域进行投资,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商机了。

简单的来说,码链的商业体系无需通过中间商就能够让人们对等的进行价值传输,然而人与人之间传递价值则意味着,要么是其中的一方将现金交付与另一方,要么是通过银行系统,后者会牵涉双方的银行账户。

我们还可以通过码链体系建立一种虚拟且价值恒定的数字货币,它也可以轻松的转化成法定货币,将来人们只需要拿出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就可以在不通过中间商的情况下,进行大额的转账。那么这个体系是如何运作的呢?

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一词最初于1994年由法律学者兼密码学家尼克·萨博创造。他意识到分散的网络可用于数字或自动执行合同。这些节点包含了在某些特定条件下执行的计算机代码。

比方说,我从商家处购买了一台苹果手机,网上标价1000个元宝。我和商家当然是互不相识,且我并不十分相信该商家,只想在收到快递后再付款。而另一方面,商家不想等我拿到手机后再付款,害怕我不想给钱。

在这种情况下,数字货币的用处就不大了。它无法解决现实世界中买卖双方之间的信任问题。这就需要智能合约的介入。

简单的智能合约将我支付给商家的数字货币放入基于智能合约的托管式二维码账户。商家在看到我已经支付了货款,就知道他是真的想购买产品。智能合约规定,交付完成后货款将传输到卖方账户。这样我就能确保,如果包裹没有寄来,我可以拿回自己的财产。

这和传统的托管有什么不同呢?

首先,没有集中式的中间商(即托管公司)。其次,费用要么为零,要么非常低(在房地产交易中,托管服务可能花费十几万元或更多)。第三,当前的托管系统适用于较大的交易,但不适用于较小的交易。智能合约托管是可扩展的,它支持大型和小型交易。

据一个例子,每次音乐行业艺术家(或其唱片公司)的创作内容用于商业目的时,比如说在苹果的iTunes上销售或在音乐点播服务Spotify上放送时,他们都获得版税。当人们在iTunes上付费下载音乐,苹果从中取走30%的费用,剩下的付给唱片公司,再有唱片公司相应地付给艺术家。但据伯克利音乐学院估计,20%到50%的版权费根本没有给到音乐家本人。那么现在想想,如果人们使用的是基于码链体系的iTunes,艺术家在这个平台上可以上传和销售自己受版权保护的音乐。智能合约能够定义人们想要的任何收入分配。如果乐队是独立的,没有签唱片公司,那么智能合约可以在歌手,鼓手和吉他手之间分配均等的三份份额。

分散式自治组织

音乐发行平台就是分散式自治组织的例子。什么是分散式的自治组织呢?它是一个利用码链体系的强大功能并与智能合约相互结合的实体,它可以运营一个完全透明的商业企业,让股东与其用户/客户保持目标一致。

如果一个分散式的自治组织想要获得成功,需要完成以下三点:

1.必须完全透明:任何消费者都能看见该机构的生成销售链条以及收付款过程的健康有效的运行。

2.必须分散:如果一家企业机构存在随意的关闭其服务器及网站或者携款消失的可能,人们就不会对其产生信任,而分散意味着单个的失败不会影响全局。

3.需要分配初始资本和既得利益:一个企业需要一些初使资本才能创立和建立基础设施、树立品牌意识和发放广告。此外,还需要达成利益一致,保证管理者、客户、股东都能目标统一。

码链的源动力

任何可持续的自治组织都要包含经济激励机制,企业家需要他的码链网络健康运行,他就需要足够的点来保证来确保网络的分散性,如此一来单一的故障就不会影响整个网络的运行。为了激励人们付出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他需要给予人们一些经济回报。码链体系可以通过设定一定百分比的利润或者收入,分配到各节点作为运行网络的回报。一旦整个网络开始启动,就难以单方面的进行修改,就好比没有人可以控制自然的运行轨迹。

自治组织切实优势是,它可以获取生成方、销售方、服务方、消费方的既得利益,并且利用它们来发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四商融为一体。

利益一致的力量

要理解利益一致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这里有一个例子。美国投资管理公司Vanguard Group,管理资产(assets under management, AUM)超过4.2万亿美元,是继贝莱德后全球第二大基金管理人。

人们可能已经很熟悉Vanguard的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也可能已将它们与极低的成本联系起来。ETF向持有人收取年度费用率,即基金净资产的百分比,将其用于投资组合管理、经营、市场和销售费用。截至2016年底,Vanguard的费用率比行业平均水平低68%。

以下是Vanguard的ETF费用率与其最大竞争对手贝莱德的iShares ETF的一些例子。例如,对于各自的美国公司债券ETF,iShares收取0.15%的费用,是Vanguard的0.07%的两倍。Vanguard通过占有大量管理资产拥有比竞争对手更大的规模经济(费用率随着AUM的增加而下降)。但Vanguard的竞争力不仅在于此,更在于公司结构。

Vanguard是由其资金管理机构所有,而非股东所有。根据与基金管理机构的协议,Vanguard必须“按成本”运营,收费仅足以支付其运营成本。这意味着Vanguard无需向客户收取高额费,并将产生的利润支付给股东。当然,公司仍然需要向员工支付有竞争力的薪酬。但这一结构意味着直接产生收益,降低了资金成本(即费用比率)。

Vanguard没有投资者,不会向它要求更高的利润和增加股息。股东与客户之间的冲突已经完全消除。其他ETF提供商如何与这种结构竞争?显然不能。据晨星公司称,2016年Vanguard的平均基金费用率(按每个基金的资产加权)仅为0.12%,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Vanguard的例子非常易于理解,证明了客户和企业利益一致的强大力量。

战争正在来临

现有的集中式企业共同创造了数千亿甚至数万亿美元利润,分散式结构对其构成了严重生存威胁。

看看当今世界上一些最大的科技企业。以优步为例。优步不拥有任何出租车,不雇用司机,也没有任何出租车执照。优步是什么?它本质上就是一个代码,将想要从A到B的乘客与想要通过载客来赚钱的司机联系起来。

但优步希望客户支付尽可能高的车费,却尽可能少地将车费付给司机。那爱彼迎怎么样?该公司不拥有任何房地产,也不提供任何酒店服务。它仅仅将想要通过闲置房产或房间赚钱的人与需要住房的人联系起来。爱彼迎以这种形式获得大量利润。它向屋主(提供住宿的人)收取3%至5%的费用,并向租客收取高达15%的费用。

要是分散式的自治组织推出针对这两种商业模式的产品会如何?

如果码链体系内的“优步平台”由骑手和司机所有,变成一个分散的,基于码链的合作社,以自己的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又会怎样?这可能听起来很牵强,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都将出现。已经有企业在建立分散式的公司。

那么优步和爱彼迎等公司会做些什么?它们会像任何实体公司在受到威胁时那样,做它们应做的事情,也就是战斗。它们将游说政府保护他们。例如烟草业。烟草能杀人,不必多说,无一例外。但在美国,自1998年以来,该产业已经花费超过5亿美元来进行游说以保护自身。

简而言之,传统企业与分散式自治组织之间的战争即将来临。了解码链这个体系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会在未来几年提供无数的投资机会,也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所了解的企业。